rtr9 kgiq l808 3ntb emhe xph9 ug2w brhb tjtt xhrv
书库排行繁體
八零军嫂娇养记

《八零军嫂娇养记》

加入书架添加书签

第264章 进修

    天*天*小*说 m.360118.com    毛豆豆口水都说干了,才换回来舒曼一句感慨“豆豆,有你真好!”

    毛豆豆假意的抖了抖,“鸡皮疙瘩掉一地!”

    舒曼忍不住推了毛豆豆一把,“人家难得感性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毛豆豆摇摇头,笑道:“事实证明,你不适合感性!”

    舒曼翻了个白眼,“是是是!就你们家顾爷适合!”

    毛豆豆抖得更厉害了!

    全身都在抖的那种。

    顾爷和感性……怎么看怎么不搭茬!

    舒曼恶心到了毛豆豆,傲娇的昂着头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样,很曼姐!

    说别人“不如意还得哄着”的曼姐,同样是个顺毛捋!

    晚上,舒曼跟着毛豆豆钻了一个被窝,聊了半宿,舒曼才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样子。

    八月底的时候,舒曼的仁心录制好了,毛小丫的剧本也改得七七八八了。

    曹刚亲自来京城接老婆孩子,毛小丫就跟着曹刚甜甜蜜蜜的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星耀很重视医者仁心,男女主都是星耀的一哥一姐。

    毛豆豆代替毛小丫去探过班,一来二去,倒是和戏里面大大小小的角儿给认熟了。

    这年头,演员也是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,按工拿酬的那种,和一般工人没有什么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倒是没有什么一夜暴富,也没有什么耍大牌的。

    导演知道毛豆豆是医学院的学生,还拉着毛豆豆当起了专业指导。

    好在专业戏并不多,不然毛豆豆可得愁死了。

    有这样认真专业的团队,毛豆豆对这部戏多了很多信心,回头也把这份信心传递给了舒曼。

    舒曼也渐渐的淡定成了曼姐的样子。

    毛豆豆两头忙的日子,因为毛小丫的到来而结束。

    毛豆豆这才意识到,寒假已经悄无声息的来临。

    医者仁心只拍了一半,剩下大半还在等着毛小丫呢!

    自己的作品就跟自己的孩子似的,不看着怎么放心?

    当然,毛小丫也不可能为了一部作品放弃孩子。毛小丫那是带着曹旭和曹晖,一起去医者仁心的片场的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就算是在闹哄哄的片场,该做作业做作业,该看书看书,一点都不耽搁。

    这样乖巧懂事的样子,让大家都稀罕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不,两兄弟还谋了个配角来当当,在大屏幕面前露了个脸。

    毛小丫带着俩孩子直奔京城,腊月二十七八还不回来,曹刚无奈之下,也只能跑到京城来了。

    写书、买版权、买四合院、拍电视剧……这些曹刚都有听毛小丫说过,可到了京城,曹刚亲眼看到了,才被震撼了!

    五百多平方米的四合院,他媳妇眼睛都不眨的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孩子的户口也给转了过来,说是高考有优惠政策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电视里面的大明星,还能一起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曹刚的世界观被颠覆了。

    总以为自己作为一个当代大学生,作为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,不说高人一等,也是收入稳定,受人尊敬的。

    哪知道,和自己媳妇一比,收入不咋地,受尊敬的程度依旧不咋地。

    曹刚的三观被碾压得粉碎。

    好在曹刚也不是什么玻璃心,三观捡一捡,还能继续用。

    现实逼迫着,曹刚开始反思自己。

    他没有做错什么,不过是和其他人一样,碌碌无为的活着。

    只是他身边的人,不管是毛小丫还是毛豆豆,都比一般人努力,这才衬托得他格外无用而已。

    不甘心被媳妇和侄女压一头,并不是让自己自怨自艾,而是要找准机会,奋起直追。

    毛豆豆专注研究之余还做生意,毛小丫教书之余还专心写作,曹刚也开始反思,自己能做些什么?

    那个脱产到京城进修的名额,自己是不是也该争取一下?

    没有梦想,人和咸鱼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腊月二十九,剧组放了假。

    毛豆豆收拾好行李,跟着毛小丫一家子,拿着星耀的介绍信,坐上飞机回了省城。

    家里要啥没啥,毛小丫忍不住给了曹刚无数白眼。

    曹刚自认理亏,拉着板车就出了门,各种买买买。家里四个人也没有闲着,各种收拾打扫,张罗着过年。

    偶尔有八卦的妇女经过,打听两句,毛小丫只笑说一家人去京城看看,顺便接毛豆豆回家过年,一点口风都不带露的。

    不少人嘴碎毛小丫太过浪费车费,太稀罕侄女……毛小丫一点都没有往心里去。

    自家事情,自己知道,管别人怎么说,自己日子过好了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那些人看毛小丫完全不在乎,就拿这事儿来刺曹刚。

    曹刚也浑然不理,转头就找医院领导递了脱产进修的申请。

    曹刚毕业到现在,一直为医院服务,随叫随到,从来不拖泥带水,拉稀摆带,也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要求。

    这一次去京城进修,一去就是半年,这半年只有基本的生活补贴,而且并没有留在京城的任何机会,多少人都不乐意。

    医院没有办法,向来都拉着那些没有家室的年轻小伙充数。

    如今曹刚跳了出来,医院从哪方面考虑,也该把指标让给他。

    就这样,曹刚进京进修的事儿,就这么定下了。

    曹刚脱产进修这事儿,在医院可是轰动一时。

    有人说曹刚时刻惦记着提高自己,医者仁心也有人说曹刚打肿脸充胖子,也不看看自家情况,瞎逞能,就看这半年曹家吃啥喝啥……

    消息不知道怎么的,就传到了方翠翠耳朵里。

    老太太杵着拐跑来省城,大过年的,跑到曹刚家吵了一顿。

    一时间,街坊邻居的都跑来曹家看热闹。

    毛小丫是个好面子的人,做的也是阳光下最伟大的职业,明白人言可畏的道理。

    方翠翠明摆着给她招黑的行为,把毛小丫气得眼前发黑。

    曹刚扶住毛小丫,赶紧送回卧室,让毛豆豆守着。

    等曹刚再走出房门的时候,脸色黑得都能挤出墨汁来。

    他冷眼看着方翠翠,冷笑道:“娘这是担心我呢?还是担心你的养老钱呢?”

    曹刚这话可就诛心了!

    方翠翠嘴角抽了抽,还是昧着良心嘟嚷道:“当然是担心你!”

    曹刚嘴角挂起一抹嘲讽,“那娘就把心放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我爹走的那天开始,我就自己张罗着吃喝拉撒。

    到现在,书不也也读了,媳妇不也也娶了,孩子不也也大了?

    我去京城进修学校,不过是拿半年基本的生活补贴,饿不死人的!

    娘当年不担心,现在也用不着担心。”天*天*小*说 m.360118.com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